艰难的时代
高清海 2007-09-18
 

    如果说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,会有一部分的人同意,比如那些从1000点一直坚持到现在的人;如果说这是一个幸福的时代,也会有一部分人赞同,例如那些从2000点坚持到现在的人;但是如果我要说这是一个艰难的时代,一定也会有人赞同,比如那些五千点之上新来的人。

    在解释"艰难时代"难在什么地方之前,先介绍今年读的三本比较有参考价值的书。
 
    第一本书是关于桑迪威尔的传记,记录他如何猎取花旗帝国,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所谓伟大的公司的内部是如何运作的,包括一位明星研究员如何为了孩子能够入读华尔街最好的幼儿园,听从桑迪的暗示而修改对一家超级上市公司的评级。
   
    第二本书是关于美国前财长鲁宾的《在不确定的世界》,里面描述了美国政府是如何运作,如何影响这个不确定的世界,并阐述了鲁宾的不确定决策理论:用确定的损失谋求一个不确定、但是可能会非常巨大的收益。
 
    第三本书是最近比较热的《货币战争》,从金融的角度撕开了过去两百年金融资本家创造历史的惊悚内幕,以及数次跟着创造历史的人民被“剪羊毛”的残酷真相(还没有写到最近发生的次按危机)。
 
    第一本书本书启发我们,对我们认为我们能够相信和能够确定的微观世界,要保持足够的警惕,即使这是一个新财富排名第一的明星研究员向你描述的。这是我们目前面临的第一个难点:很多坚信不看大盘的价值投资的人声称,和把握大盘相比,个股的基本面更容易确定,但是,事实上这其实也不容易。
 
    第二本书启发我们,政府作为一个市场的重要的参与主体,它的一举一动其实也很难被理解,因为政府更多的时候追求的是不确定的收益,而它可以调动的资源其实是有限的,过程也是复杂的、不可测的。比如我们目前市场上流传的七种利空武器,你可以测量政府的出手每种武器的成本,但是你无法把握它的杀伤力究竟如何,可能连政府自己也把握不住。
 
    第三本书则告诉我们,过去两百年的金融世界史可能不是上帝之手掷出的“色子”,而是一个被金融资本家精心设计的庄局。200年之后,这个庄局是否还在延续?日本、俄罗斯、泰国、印尼先后被犹太人人剪过羊毛之后,中国人将凭借什么样的智慧才可以逢凶化吉?
 
    以孔子的智慧对抗犹太人的智慧?或者没有对抗而是合作?
 
    在这些问题被回答之前,我感觉当前基于相对估值的牛市步调,每前进一步都非常困难,甚至非常痛苦,包括我以前说的,还要怀揣了厌恶。现在被广泛采用的投资策略,不论公募私募都在做相对低估的价值投资,做一个比喻,就好比武林中传说的“凌波微步”,其难度之大,尤甚于中国的高难度杂技。
 
    尤其是当我们还正在学习游泳的时代。
 
 
 
基金投资有风险,请谨慎选择!
版权所有 © 2003-2008 泰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First-Trust Fund Management Co.,Ltd. All Rights Reserved

地址:上海市浦东新区浦东南路256号 华夏银行大厦36-37层 邮政编码:200120